雨落@いろは激推し

沉迷吸叶的老咸鱼_(:з」∠)_吸叶使我快乐
正太+叶修=我死亡
对可爱的东西会完全失去抵抗能力
After the Rain厨,更喜欢ま酱
长喵喵肚肚粉
我永远喜欢まふまふ和他家的いろは.jpg
兰陵王!!!!!我爱你!!!!(失声痛哭)

她与她的梦想。

瓦尔莱塔个人向
小学生文笔,有bug抱歉
打个tag应该没问题吧?

借以此文来安慰我那个失恋了的瓦尔莱塔厨朋友

“这次是游乐园么。”瓦尔莱塔想道。
熟练地砍中一名求生者,瓦尔莱塔挥了挥“手”上沾上的血迹。
游乐园、游乐园,这让她回想起了曾经在麦克斯的马戏团里的时光。

爆满的观众,巨大的惊叹声,麦克斯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露出了笑容。“看来当初留下她是个对的选择。她确实是无价之宝。”
幕布落下,小小的瓦尔莱塔脸上布满了汗水。麦库斯走上前,将她举起。
“麦克斯!”瓦尔莱塔兴奋地说,“我的表演怎么样?观众们似乎都很开心呢!”
麦克斯的脸上挂着看不出情绪的微笑,答到:“你做得很好,瓦尔莱塔。这是你的第一次演出,作为纪念,拍张照吧。”
画面定格在这一刻,没有四肢的女孩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亲密的依偎在带着礼帽的男人怀里。

再次出手,面前的求生者倒下。瓦尔莱塔将他包裹起来,望着中央的马戏帐篷,一时失了神。

表演的热度一次不如一次,麦克斯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瓦尔莱塔想让他开心一点,于是扑上了他的膝盖,却被一手挥开。
“离我远一点,这个怪胎!你听到观众说什么了吗?你已经不再受欢迎了,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瓦尔莱塔看着暴怒的男人,眼中蓄满了泪水。“不……”她看着麦克斯渐渐走远,咬紧了下唇。
瓦尔莱塔又一次从皮球上摔下来。尽管身上已经有很多淤痕了,她却像没有感道痛一般又一次爬上了皮球。“再给我一点时间,麦克斯。我会成为你的明星。”

瓦尔莱塔回神,一个恐惧震慑砍翻了前来救人的另一个求生者。“呵,我在这里还敢来救人?”她把人绑在狂欢之椅上,看着他无助的挣扎。“没有用的,放弃吧。”她轻轻的对着椅上的人说,然后去寻找其他的求生者。
“我会赢得这个竞赛,再次成为你的明星,麦克斯。等着我。”瓦尔莱塔想道,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
答应给 @莱颜 的文(其实原本是画但我懒所以就这么写了别打我)
第一次写我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将就一下吧

“人心莫测。”
“世事无常。”

没关系,我还有你。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夜晚的20分钟短打第二篇

日常负能请注意

“如果能变成小说或动画里的人该多好?”
她这样想着,开始往浴缸里放水。
会有救世主的存在,会有能回到过去的高科技,会有领导你前行的朋友、老师。
“真好啊。”她再一次感叹。
在那样的世界里就不会有各种压力,不会有大把的不公平,或许也没有性向歧视。
但是,那终究是乌托邦而已。

“今天的成绩怎么样?”
“喏,你看。”
“哇这么高?你是变态吗?!”
“下次来跟我一起训练吧?我保证你照样也能拿和我同样的分数。”
“是嘛!那就这么约好了哦~如果我没你高你可得请我吃饭!”
“等等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两个少女笑闹着走远了,但那清脆的声音依旧在空中回荡。

“没关系,交给我吧。”
“好的,拜托了。”
她拿起手边的载体,面对着外面的炮火,没有露出一丝惧色。
这次的战斗以她的出现为转折点,胜利的天平倒向了她所在的队伍。
“我会为你奉献一切。”

键盘被敲打的噼啪作响,她终于写完了这次的实验报告。
“完成~”她看着电脑,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将文档发给教授,她合上电脑,转着钥匙哼着歌出门买夜宵去了。
第二天早上,睡着懒觉的她错过了那条有关于她和她的新发明的新闻。

她笑了,浴缸里的水满到溢出来了也没在意。
「那样的景象是多么美好。」温暖得连腕上伤口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
她就那样笑着,永远地陷入了沉睡。
————————————————
放在后面说一下,给那个小可爱w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的  如果真的有事的话我会去找你狠狠地哭一顿的。
爱你。

由缺氧导致的头晕,然后变成短时间的心里压抑

唯一的解药,是你。


以后我一定每个课间出去透气qwq再冷也要出去qwq

雨落又抽了()


夜晚的20分钟短打

短小+微黑暗注意
灵感来源我的梦境

某个没有夕阳的傍晚,少女在街上散步。
走到桥上的时候,她习惯性地往河面上看。但仅仅这一眼,她却看到了一只手从靠近左岸的河面上伸出来。
少女被狠狠地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并不强的好奇心此刻却突然爆发出来,驱使着她转头。
少女再度看向水面,不知何时出现的警察正在水里打捞着什么。少女停下了步伐,呆呆地看着桥下的情景。
几秒后,警察像是捞到了什么一样,合力将那东西抬起来。
是一具尸体。
少女微微张开了嘴,用手撑着栏杆把身子往前探——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东西那么好奇。
终于看清了。
那具尸体,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甚至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
少女慢慢收回身体,大口喘着气。她能感觉到冷汗从额角缓缓滑落。少女有些惊恐地向后退。
“我是谁?”
她一步步地往后退,完全忘了桥上人行道与车行道是有台阶的。脚踩在了路的边缘,少女身形不稳,一下子往后倒了下去。
汽车呼啸而过,只听见“嘭”的巨响,鲜血飞溅。

第一次写同人,请多关照。
小学生文笔
bug很多,ooc很重,阅读前注意。
友情向,勿代三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以上——

“真是的,そらるさん为什么又不给我回消息了啊...”まふまふ瘫在沙发上,把脸埋进てる大大的脸里。
就算在忙专辑的事但是朋友兼搭档发来的消息总会看的吧?
“明明今天还是我的生日...”まふまふ轻声说着,脸上的表情不自觉得变得委屈。天才刚开始黑,在没有开灯的客厅里てる那模糊的留着哈喇子的脸显得格外蠢。
客厅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变得宁静。片刻后,まふまふ猛地坐起来:“把最后一点mix做完后去和あまちゃん吃饭好了!”

一个小时后,まふまふ仍在认真的mix曲子,但そらる家却完全不一样:天月,坂田,うらた,luz都在。“还没接?”天月问。そらる点点头,微微皱起眉。“是还在mix吧?”坂田试探地问道,布满装饰的客厅里随即陷入了尴尬的沉默。没有什么比准备了惊喜但迟迟没有联系到主角更尴尬的了。

“啊...终于差不多了!”まふまふ伸了个懒腰,却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他扶着椅子站起来,活动一下坐得有些僵硬的腿。“好饿...”まふまふ拿起手机想给天月打电话,摁亮屏幕后除了推特上许多条祝贺之外还有十几通来自そらる的未接提醒。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有些疑惑そらる突然找他干嘛,刚想回拨过去手机便开始震动,吓的他差点把手机摔倒地上。手忙脚乱后まふまふ拿稳了手机,接通了电话:“もしもし?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问。那边的そらる像是松了口气般,问:“你在干什么啊,不接我电话?”まふまふ走到沙发边单手拿起卡比的玩偶,回答:“在做mix。そらるさん有事吗?”“嗯。你现在来我家。”そらる回答。“诶?现在吗?”まふまふ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但そらる的声音清晰的从听筒里传来:“是的,现在。我等你。”“哦...”得到回答的そらる便挂了电话,这边的まふまふ一手卡比一手手机地愣着,片刻后他才回过神来去做出门的准备。坐在出租车上,まふまふ的心情除了困惑之外还有一点期待。“そらるさん打算干什么呢?”
到了门口,まふまふ敲响了门。“我到了哦。”他说。门打开,印着鱼糕眼睛的眼罩盖在了まふまふ的眼上。“诶、诶?诶?”まふまふ下意识去摘,手却被拉住,そらる令人安心的声音传来:“别摘。”顿了顿,他又说:“跟我来。”便拉着人走进客厅。そらる给在客厅等着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都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拿起了拉炮。
“そらるさん?可以把眼罩拿下来了吗?”まふまふ问。“可以了哦。”そらる说,把手放在眼罩上。“3、2、1——”
眼罩被拿下,猛地见到光使まふまふ不禁眯起了眼睛。下一秒,拉炮与几道声音一起响起:“生日快乐!”
まふまふ被吓了一跳,然后才反应过来。“呜啊啊啊!谢谢!”他看着面前的几个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
天月把礼帽扣到まふまふ的头上,うらた和さかた去厨房把蛋糕抱进了客厅,そらる便拉着人走到桌前。luz点燃了蜡烛,对着まふまふ轻笑着说:“许个愿吧。”さかた很配合的关掉了灯,客厅中只剩下几束烛光摇摇晃晃。
まふまふ双手合十,在心中认真地想道:“希望今后每年都有朋友陪伴我过生日。”然后便轻轻吹灭了蜡烛。灯重新亮起,まふまふ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看到了笑脸。“既然已经许完愿了,那我就不客气了——”まふまふ突然抓起一把奶油抹在そらる的脸上,然后在一脸状况外的そらる反应过来之前大笑着跑开。
“まふまふ!!你别跑!”
——————————————————
第一次给まふ小天使写生贺。其实去年我就开始喜欢小天使啦,但是因为不是很了解所以错过了去年的生日(´;ω;`)但是还好今年赶上了!我没有咕咕咕!(激动)
总而言之,祝我们最可爱的まふまふ小天使生日快乐!!!明年我也会继续喜欢你的!
(当我还在傻乎乎的等国内时间零点的时候才想起来早就过了日本时间了qwq蓝瘦)

每天都想让自己发个烧什么的大概只有我一个吧?

很想写点什么但又什么都写不出来。
那就先立个flag好了,今年一定要写一篇まふ生贺。

即便如此

文不对题预警
推荐bgm:Christmas Song——そらる

以下正文:
这是一个很平凡的故事。
故事中的女孩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家庭。
她有着和睦的家人,家里算不上富有但也不贫穷。
她从小就活泼,爱笑又爱撒娇,父母也很宠着她。
到了上小学的年级,她能很快和同学相处的很好,交到很多朋友。因为上课很乖再加上成绩不错,老师也很喜欢她。
小学毕业,她升入初中。
在初中,她见识了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人或物,渐渐成长。
初中的课业还是比小学难不少,但她还是努力将成绩维持在上等。父母希望她尽力就好,所以对她的成绩很是满意和放心。
初二那年,她遇见了那时,她认为最重要的人。 温柔的嗓音,华丽的歌曲,还有池面的长相,一下击中少女的内心。
她开始关注他,从各种渠道了解他的过去和现在。
一年过去,她升入了初三,但她对他的喜欢仍然一点没有减少。
是平安夜。外面下过了雨,滴滴答答的声音时断时续地传来。
她卷着被子窝在床上,刷着手机。
在这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中,她却一点没有慌张的样子。
12点的钟声敲响,他上传了新的歌曲。
手机提示音响起,快睡着的她被惊醒。她拿起手机,“你的特别关注刚刚发布了新的视频。”
她笑笑,摸出耳机打开视频,他温柔的嗓音传来。
“君が好きだ。”
女孩将手机贴近胸口,微微发烫的手机的温度传来,像他的声音,带给她点点温暖,和对生的希望。
女孩闭上了眼睛,在他温柔的歌声中入眠。
风从没有关紧的窗户间吹进来,将女孩书桌上的纸卷到地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女孩没有察觉,像是梦到了什么好事一般,她轻轻勾起了嘴角。
其中一张纸被吹到地上,正好落在月光打着的一小块地方。
“诊断结果:肌萎缩侧索硬化症”
同时,被刻意减小的关门声响起。
女孩并不知道明天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亦或许这个梦境才是此刻她最好的慰籍。 ——————————————
听着so温柔的声音码下这段文字。
用了(对我来说)相当温暖的文笔来描写这个并不温暖的故事。
可能你们看不懂我的垃圾文笔写出来的意识流ww但它真的是一点都不温暖的故事。
趁着国庆放假,得赶紧把最近写的改一改放上来了啊(flag)
(今天的雨落不沙雕了)

雨落的瞎叨叨时间:有关绝七和其中的cp

最近在重温绝七。真的想感叹一下绝七的5个禽兽真的是我的初恋。
刚刚补到第700章,在立晓唯出场的时候我真的抱着手机在床上嚎“晓唯!晓唯!嗷!我的晓唯!!”,但我内心却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会这样激动(这么说感觉真的好中二www)因为在其他几个禽兽出场的时候我都是慈母般的微笑然后在心里想“真不愧是我的崽!”这样
然后(因为晓唯出场是在圣罗兰篇的末尾,而第700章已经快建好日不落的城池了),补了一个下午的文我实在耐不住去看了结局。
嘛我一直都是这种人,只要是长篇我看到累了就会直接跳结尾,在第一遍看绝七的时候我甚至魔族篇都没看直接跳结尾了ww  唯二的特例是原始再来和全职。原始再来...这么一看,算是长篇吗?!(突然意识到)只有上下两册诶...但是剧情真的很精彩!全职的话,早在我看番刷视频嗑文的时候我在就被剧透一脸根本不需要跳结尾了:D
扯远了,直到我跳到结尾的时候我才明白我为什么会对晓唯抱有这么大的印象和执念。
因为晓唯是幻灵里唯一死掉又复活了的。
怪不得呢...晓唯这么可爱的孩子...
我在看到700章时觉得晓唯的形象一直没有其他禽兽饱满,因为才出场不久再加上作者写对话的时候又很少写晓唯,所以我一直觉得晓唯不太好评价。齐夏是个标准的狐狸性子,唐纳治是那种直爽的可爱,杨昔虽说面瘫了点,到底形象还是丰满的,严雨就不用我说,人妻总受!!(划掉)但是对于晓唯,在重温到700章时,对晓唯的认知我一直是那种“emmmm”的状态。但看了结尾之后,真心觉得,我能把晓唯记得这么深,在心底印下烙印,也不愧对于晓唯的死了。
一直觉得晓唯真的很可爱呀,虽然是被纳治那个傻孩子强行拉进幻灵的,但他对于幻灵成员的感情绝不亚于其他人之间,尤其是对自己的傻弟弟纳治。真的很可爱了我的晓唯qwq
正经的讲到这里,我现在觉得作者好不公平!!圣罗兰篇那么甜为什么结局时不给骨科发糖?!还有all严雨真好吃!!!!(咳)准确来说应该是夏昔雨(莫名其妙的cp名  是我起的)
说一说对于结局。还没有二刷的时候,如果你问起我结局里印象最深的情节的话,是神魔之子的欧阳老狐狸,莫名其妙的主神,以及萧萧和辣鸡沈嘉怡的姐妹残杀。(写到这我真的想感叹一句嘉伟是个好孩子!!!)沈嘉怡我一直觉得自始至终都是个悲剧角色,生前为了提升实力打压萧萧自愿去做实验体,死了还被人复活只为了弄死萧萧,真的很可悲了。但这些并不妨碍我骂她:D
幻灵里除了萧萧的五个禽兽里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严雨和晓唯吧(受控本性暴露)一直觉得齐夏和杨昔攻真的很戳我萌点
顺便一提对帝修没有任何想法:D(这是我第一次对男主这么冷漠)
我也好想要萧萧这样的老婆啊!!!
————————————————
雨落又在欠了4篇账的时候咕咕咕了:D但是写的时候我很开心!
虽然标题是有关cp但是并没有提到太多  这么看来我以后要自割腿肉产粮了吗(猛虎落泪.jpg)
我咕了我自家崽这么久感觉有点牙白!我会尽快补上的  自己立的flag哭着也要写完qwq
话说绝七和绝医的剧情真的好容易弄混啊ww
いろはちゃん真的好可爱呜呜呜我吹爆她